观光
交流
活动
自由行动
环球游记
名师见面会

ing正在进行时——和平之船第95期环球游轮---第30天

光,金色地中海・闯进纷杂的历史循环



和平之船第30航海日,前南特辑上:强扭的瓜不会甜



作者:孙津轻







9月16日 星期六 晴 航行 室外温度26℃

正午12:00经纬度:N37°27′/ E20°42′亚得里亚海



离开希腊,阳光依旧。

9月17日邮轮将靠港黑山共和国港口科托尔。黑山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也是巴尔干半岛纷争后的独立国家之一。在巴尔干半岛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忘记二十世纪90年代初的悲伤回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其实从9月2日起,木村先生就用一个特别的视点切入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南斯拉夫问题。奥西姆教练,一位执教于日本足球俱乐部的塞尔维亚人,讲座分两期讲述了他和他的同僚试图用足球的方式促进民族融合的努力。这是不是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乒乓外交呢,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异曲同工之妙。关于南斯拉夫相信很多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们并不陌生,铁托、《桥》、社会主义联邦,这些名词是否又从记忆中被唤醒呢。




12年前的2006年3月11日在荷兰海牙附近的监狱中他死去了,带着谋杀,种族屠杀,滥用职权,反人类等60多项罪名死去了。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到千禧年之初,巴尔干半岛上几乎所有关于南斯拉夫分裂的战争都与他有关,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是站在南联盟这一边的,试想我们如果早已知道此人的这些罪行,在道义上还会和他是盟友吗?或许只是因为那个时代的前几十年,世界上只有两个阵营。
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前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总统,第一位在海牙国际法庭上受审的国家元首。我们都听说过一个词叫做“民族主义”,纳粹德国曾经奉行这一政策,给整个欧洲带来灾难。米洛舍维奇在任期间坚信着这样一个主义,“大塞尔维亚主义”,试图把巴尔干半岛变成一个塞族统治的国家,民族主义带来了民族主义的对抗,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先后以本国的民族认同独立。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在建立之初埋下的炸弹终于被这个人引爆了。在这些刚刚独立的国家内生活的塞族人在米洛舍维奇大塞尔维亚主义的后盾下纷纷要求自治,于是战争爆发了,1991年-1995年克罗地亚战争,1992年-1995年的波黑战争。萨拉热窝的狙击手大街,斯雷布雷尼察的种族大清洗,塞尔维亚莫名其妙的人口失踪,这些新的搜索词汇都诞生于这个动荡的年代。









2006年6月3日以后的区域地图,南斯拉夫已经不复存在,分裂成六个国家



1995年战争结束时独立的这些国家在历史上都有过独立地位,原本就是一个个王国的存在,只是因为历史原因并入联邦,几十年后大塞尔维亚主义的兴起带来了这些战争。战争之后至今的22年间已经独立的国家和平稳定,经济发展,重建了战争时期被破坏的城市,其中就包括亚得里亚海的珍珠,世界遗产登录地,权利游戏的拍摄地,君临城的原型,克罗地亚的杜布罗夫尼克古城。也正是得益于这些年的和平,我们才有机会在那里靠港和游览。



然而更加汹涌的民族主义对抗在两年后的1997年爆发。科索沃,一个在历史上曾经多次因为战争,被侵占,人口移动打破民族平衡的地区,此次的战争爆发也只是历史的无数类似循环的延续。占绝大多数的阿尔巴尼亚人决定反抗少数占统治地位的塞尔维亚人,南联盟出动国家力量干涉地区安全。南联盟对阿尔巴尼亚人的打压造成前所未有的85万人流离失所成为难民。阿族认为这是塞族有阴谋的种族清洗,而米洛舍维奇此时也恰恰表现出预用塞族替换科索沃地区阿族的政策。1998年7月美国以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地区为条件斡旋其中,科索沃解放力量科索沃解放军首先承认斡旋并签署协议,米洛舍维奇拒不买账。西方国家担心难民潮会对其他区域安全造成更恶劣影响,遂向米洛舍维奇发出最后通牒。米洛舍维奇最终依然拒绝签署协议,之后便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北约空袭南联盟87天。我们当然也不会忘记其间受到空袭的中国领事馆和牺牲的三名使馆工作人员,也许,还会有一部分读者再一次的奋起,谴责西方,谴责美国。但是时过20年我们是否要重新看一下当时的情况呢?

首先要明确的是唯一的关键词“难民”。85万人的流离失所给区域带来的不稳定因素远远大于正在发射的火炮,引爆的炸弹,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承受不了这些移动人口带来的压力。我们可以关心一下现在的热门话题,缅北的罗兴亚难民潮,看一下相关的报到,也许就能些许理解难民两个字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压力。








南斯拉夫的变迁



欧洲是一个整体,欧洲的任何一部分被触动,都会影响到整个欧洲的平衡。自从罗马帝国灭亡,欧洲就陷入了这样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状况。也正是因为欧洲的小国没有单独应对大灾难的能力才出现了联合,结盟以及共同体,这些组织都从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整个欧洲的区域稳定。因为一国领导人个人意志而导致整个区域利益受损以致殃及池鱼的时候,还是否需要尊重以这个人的意志为代表的国家主权呢?是否应该亡羊补牢需要第三方介入呢?而第三方介入的结果又是什么呢?这是几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也一定会出现至少两种以上的观点。不妨不急着回答,看一下科索沃战争结束十几年间都发生了什么。


1999年中下旬开始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南联盟军队撤离,南联盟失去对科索沃的管辖权。和平了?没有。受到保护的阿族人群之中,被解散的科索沃解放军成员又开始反过来破坏塞族教堂,谋杀,绑架处于劣势的塞族人,甚至进行人口买卖。2001年4月米洛舍维奇被捕,6月被送交海牙国际法庭。2003年2月南联盟解体,南联盟所剩的地区成立塞尔维亚和黑山,此时黑山已经有意走向独立,但是考虑到区域稳定,欧盟介入其中。3年过渡期过后,2006年5月黑山独立,前南正式分裂成六个独立国家。2005年到2008年3年间在联合国的斡旋下有关科索沃与塞尔维亚之间的管辖问题进行过多次谈判,最终都以失败告终。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18日英,法,美,阿尔巴尼亚等国承认科索沃主权。









科索沃的国旗上面拥有六颗星星,代表着科索沃是拥有六个民族混居的国家,国家的愿望是达到一个民族融合的最终目标,政府也因此在不断地努力。但是从木村先生播放过这样一个录像,时值欧洲杯预选赛,科索沃VS克罗地亚,科索沃没有符合欧足联制定规格的赛场,故比赛被安排在邻国阿尔巴尼亚进行。从科索沃出发的球迷在大巴上扬起科索沃的国旗,唱起科索沃的歌曲,被采访者回答“我们是科索沃人,我们的球队为科索沃而战。”大巴终于开到了科阿边境,并很快进入阿尔巴尼亚境内。大巴上的球迷马上将科索沃的国旗收起来,扬起阿尔巴尼亚国旗,唱起阿尔巴尼亚歌曲,被采访的球迷的回答变成了,“阿尔巴尼亚才是我们的归属,科索沃其实就是阿尔巴尼亚人的国家。”


怎么样呢,像大塞尔维亚主义的翻版吗?大阿尔巴尼亚主义从一开始就是存在的,扎根很深的存在着。返回到十几年前的科索沃战争末期,不介入结果很可能是大塞尔维亚主义毫无顾忌地崛起,满足了米洛舍维奇的个人意志,有更多的非塞尔维亚人流离失所甚至失去生命;介入,对南联盟的主权是侵犯的,但至少达到了临时的区域稳定,仅仅是临时的,新的民族主义依然在什么时候会再次点燃区域的火药桶。究竟谁对谁错,孰是孰非呢?我们还能说这种情况下侵犯主权就是错误的?维持主权就是正义的吗?


国际问题除了人类公认的罪行以外并没有对与错,黑与白,战争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车轮,我们可以努力寻求谈判,寻求和平,但也不能忽略战争所带来的进步。前南的解体与前苏联的解体是否相似呢?欧洲有着自己特有的情况,相信这个年代谁也不会相信若是前南不解体他们会发展的很好吧,看一看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马其顿,波黑,黑山这些独立的国家,每一个在独立的状态下都很好的发展了自己的经济,而联邦带来的反而是一团散沙。究竟怎么样才是好,没有正确答案,只有摸着石头过河向前进,不停的探索才是历史带给人们应有的态度。


明天靠港的科托尔,是一个非常迷你的港口城市,前南特辑也会进入中篇:美丽的科托尔,是否会觉得旅游之中掺杂历史问题显得过于严肃,历史是一面镜子,正如进入欧洲主标题中所说的“闯进纷杂的历史循环”,也许真的并不是一件坏事。



地中海豆知识小贴士:
Q:地中海中的前五大岛屿?
A:地中海中的前五大岛屿如下图。








第一位:西西里岛(意大利)25,460km2
第二位:撒丁岛(意大利)23,821 km2
第四位:科西嘉岛(法国)8,680 km2








第三位:塞浦路斯9,251 km2
第五位:克里特岛(希腊)8,336 km2






第30天就记录到这里啦……